大众麻将玩法|大众麻将胡牌
首頁 > 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冊 > 第1110章 旦角之爭

第1110章 旦角之爭

    “秦——先生好,我是小花楹。”秦婉莎故意的在念這位‘秦先生’的姓氏時,拉長了語調,同時紅唇微勾,一股似有若無的風情頓時遍布整個包廂。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卻不為所動,相反的,他也一挑眉,目光看也不看秦婉莎,而是朝著副官望去:“小花楹?”語態疑惑又強硬。

    副官沒想到剛把人送到就要被揭破了,整個人略微一慌,腦子里立刻想起了替小花楹與他脫罪的辦法。

    卻在這時,秦婉莎主動上前了一步,笑道:“女兒家的名字和爺們們用起來不同,更何況是我們這種戲園子里的人,小花楹也不過是昵稱,若是爺不喜,換個稱呼,小女子也是認的。”

    一整個包廂內的人立時都將目光朝著秦婉莎看去,副官的眼神中更是帶有一抹復雜并欣喜。

    而秦婉莎則直直的與那正位的‘秦先生’對視著,目光中沒有絲毫懼意,甚至臉上還帶有一絲笑意。

    秦先生忽然收起了原本盛放的氣勢,整個人的姿態也變得隨意而又圓滑起來:“既是這樣,那就叫你彎彎好了。”

    秦婉莎心中一動,身子也跟著盈盈一拜:“彎彎謝秦爺賜名~”

    說話間,秦先生已經示意秦婉莎坐到他的旁邊去,與此同時,順口又問著副官:“這位不若也一同坐下吃個便飯?”

    秦先生的話是這么說,但是副官心里卻清楚,這是秦先生在‘趕人’了,而他其實也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不該再待在這,剩下的,就要看秦婉莎自己的了。

    只是這么想著,副官心里莫名又有些不忍。

    副官的神情被秦先生看在眼里,他沒說話,但是他手下的人卻明白了秦先生的意思。

    適時地,秦先生的手下對著副手招呼了一聲:“趙副官,我們外面也還布置了一桌酒席,都是一幫子兄弟,不若咱們出去熱鬧熱鬧?”意思是他們倆都先出去,把地方留給這二位拉拉感情。

    副官轉眸看了一眼已經坐到秦先生身邊的秦婉莎,見著對方臉上帶笑,更是不見任何不情愿,他又想到自己的職責所在,微微攥了下拳頭,趙副官轉而歉聲說道:“奉大帥命令小人已將小花楹送到,還需要趕回去向大帥復命,先生好意還是下回我做東再感謝了!”

    聽著副官這話,秦先生才滿意的展顏一笑,同時伸手對著自己手下的人說道:“那行,我也不為難趙副官,小李,你送送趙副官。”

    “是!”被稱為小李的手下應聲答道,同時一邊客氣的請了副官出去,一邊保證著:“副官放心,晚些吃完飯,我們先生會親自送彎彎小姐回去的,你與趙大帥便安心吧!”

    副官沒有接小李這話,只是低著頭出了包廂。

    等到小李也出了包廂,順手把門也帶了起來,秦先生才猛然收了笑意,整個人冷哼一聲,同時開始釋放冷氣:“哼!倒是忠心。”

    秦婉莎全然當做沒聽到,完美的演繹著自己的‘角色’,伸手從桌上端起酒壺,給自己面前的酒杯里倒上滿杯,之后再拿起小酒杯,送到秦先生面前:“秦先生這是生氣了?生的是誰的氣呢?來,彎彎敬您一杯。”

    秦先生垂眸看著秦婉莎遞到他唇邊的酒杯,忽然間出手,一手穩穩的奪過秦婉莎手中的酒杯端住,另一手直接把秦婉莎拉到了他的懷里坐好,這之后,秦先生才連嘲帶諷的出聲說道:“你的主子就是這么教你敬酒的?”

    秦婉莎柔弱無骨的坐在秦先生懷里,不老實的攀附在他的雙肩上,這才吐氣如蘭的接著秦先生的話問著:“秦先生這話是什么意思?彎彎不懂。”

    一句話說的似嬌還媚,雙眼一嗔更是能叫普通男人直接酥了骨頭。

    可惜的是,秦婉莎身下坐著的這位,卻是那鋼筋鐵骨一般的悶骨頭。

    在秦婉莎腰上死死一用勁兒,秦婉莎就‘嚶嚀’一聲直接趴在了他的懷里,只見秦先生一口將杯中佳釀盡數含于口中,之后低下頭:“既然你不會,那我便來教你。”

    只是,就在兩人雙唇將捧的前一秒,他們包廂的門忽又被人打開:“爺,我——”來人正是那剛剛去送趙副官的小李。

    剛踏入門中的小李一見包廂內的情形,又與那被破壞了好事兒的兩人雙雙對視一眼,之后整個人又驚又愣的僵在了門口:“我、我……”

    “還不出去!”秦婉莎嬌叱了一聲。

    秦先生卻是攔住了她:“罷了,進來吧,怎么,把趙副官送走了?”

    小李目光復雜的看了一眼秦婉莎,之后一邊走到秦先生身側站好,一邊低頭老實稱是。

    在自己手下面前,秦先生也不好和秦婉莎保持這般太過親密的姿態,于是乎,秦先生在秦婉莎腰間輕拍一下,秦婉莎也非常懂事兒的從對方懷中站起,重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坐定的同時,還不忘對著那位小李笑了笑。

    小李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整張臉上都是想說什么卻又不好說的表情。

    秦婉莎見了,沖著秦先生遞了一個眼神,之后手指輕沾酒水,在桌子上寫下——隔墻有耳,小心說話。

    她這一個動作,叫屋內的兩個男人都看的清楚,瞬時,小李猛地抬起頭,帶著一臉警惕的看向了秦婉莎。

    而秦婉莎卻絲毫不懼的端坐著,甚至還好心情的拿起筷子加了點自己愛吃的送入口中。

    這位秦先生是誰,其實從秦婉莎進門后看到的第一眼就確認了,在原劇情當中,這位應該是北邊大帥的嘯天,可不信秦。

    而很顯然的,秦婉莎是誰,這位秦先生心里也有數。

    朝著小李做了個安心的手勢,秦先生一邊和秦婉莎繼續做著‘恩愛’的模樣,說道:“怎么,多了個人你就害羞了?你們大帥頭一次叫你出來陪人吃飯?”

    秦婉莎正好吞下一口東西,故意的舔了下唇,對著秦先生嬌聲說道:“往日彎彎只懂上臺唱戲,今日大帥說有貴客愛聽戲,所以特叫我來陪伴一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众麻将玩法 25选5开奖号 重庆百变王牌开出6张牌 河北快3今日开奖 山西快乐十分 贵州11选5今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社会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百度北京快3走势图 韩国二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