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麻将玩法|大众麻将胡牌
首頁 > 妃你不可之十里紅妝 > 章節目錄 第161章 生死相隨

章節目錄 第161章 生死相隨

    墨熙雖是與紫鳶均確定天靈草沒被蘇離動過手腳,但是他們并不確定夜傾辰所中之毒為何,萬一這毒與天靈草有何忌諱,豈不是中了蘇離的圈套。是以,墨熙為防萬一,特意用染了夜傾辰傷口之血的匕首刺傷了自己,待毒發再服下自己事先配好的解藥,確定自己并無大礙之后,方是才敢將解藥與夜傾辰服下。

    一整晚,慕青冉都沒有休息,一直守在夜傾辰的床邊。紫鳶見此,滿心滿眼皆是心疼,可是她卻有些不敢出現在慕青冉面前,總覺得是自己“引狼入室”,才導致夜傾辰身中劇毒,如果不是她收了蘇離的天靈草,王爺就不會被蘇離算計了。慕青冉注意到紫鳶從昨晚開始便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她想或許是因為蘇離的死讓她有些難過,也或許是蘇離利用了她而讓她有些傷心,卻并未想到紫鳶竟是在心里暗暗自責。

    “小姐,您就算是要照顧王爺,也要顧忌自己的身子啊!”雖說流鳶素日“黑眼白眼”看不上夜傾辰,但是見他受傷,小姐這般難過,她卻是也跟著不開心。

    “放心,我有分寸的。”慕青冉淡淡的牽起一抹微笑,見到遠遠站在外間的紫鳶,不由奇怪道,“紫鳶,怎地不見你為我熬的藥,不會是在偷懶吧!”

    “在,我恐有些熱,想先涼涼再拿給小姐。”見慕青冉忽然微笑的看向自己,紫鳶瞬間想哭的心都有了。

    “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卻是要哭了?”慕青冉這不說倒還好,這一說紫鳶頓時便控制不住的落下淚來。墨刈冷冷的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紫鳶,面色微僵。

    “都是我輕信于人,才會害的王爺這樣!”如果不是她自以為與蘇離相熟,收下了他的天靈草,王爺就不會誤以為小姐中毒而不顧自己身體拼命趕回來了。

    “這本與你無關,蘇離一開始的目標便是王爺,想必你的出現,也在他的意料之外。”紫鳶會去惠遠寺幫忙,這不過是一時念起,卻是旁人算計不得的,“何況他既然有心要戕害王爺,自然是計劃周全,就算不是你也會是別人,況且他在暗,我們在明,若他果然有心算計,我們卻是躲不掉的。”

    不過,至于他臨去前對紫鳶說的那句話,究竟幾分真心幾分假意,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慕青冉倒是寧愿他并非出自真心,這樣倒是免得紫鳶因他之死而傷心難過。

    雖是聽慕青冉這般說,但紫鳶還是覺得心里十分難受,她的眼睛哭的紅紅的,一時竟也不知是委屈還是內疚。

    “小姐”

    “你這便是存心要讓我心疼了,還不快把眼淚擦干!”紫鳶看著慕青冉較之素日更為蒼白的臉色,不禁暗道自己糊涂,怎么還在這個時候哭哭啼啼的惹小姐擔憂,趕忙擦干眼淚,朝著慕青冉連連點頭。

    待到房中之人皆下去之后,慕青冉終是有些支撐不住的靠在了床沿上。墨熙已經將解藥給他服下,想來過不了多久,他就會醒來了。她微微俯身俯靠在他的身前,靜靜的看著他的面容,雖是初見便知道他容貌精致無雙,可像現在這般近距離肆無忌憚的打量他還是第一次,想到什么,慕青冉微微淡笑,眼中似有繁星墜落,熠熠生輝。

    夜傾辰恢復意識的時候,已是月上梢頭,窗外是凜冽的寒風拍打著窗棱,室內卻是一片溫馨暖意。他倏地睜開眼睛,下意識的便要去尋慕青冉的身影,還未起身,卻見一雙溫婉恬靜的水眸驀然撞進他的眼中。

    “醒了!”

    聞言,他猛地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將她抱進的自己的懷里,力道之大讓慕青冉覺得有些難以呼吸。不過她卻是緩緩的抬手,同樣回抱住了他,剛剛他眼中的恐懼是那么的明顯,她怎么可能視而不見。

    “覺得好些了嗎?”唯恐會扯到他的傷口,見他遲遲沒有放手,慕青冉也不敢貿然掙脫。

    夜傾辰緊緊的抱著懷中的人,唯恐自己一放手她就會消失不見一般。耳邊傳來她輕柔的聲音,他一時卻是分辨不出她說了什么,只覺得鼻翼間滿是她的淡淡藥香,讓他慌亂的心漸漸安穩。

    見他沒有說話,慕青冉便也不再多言,只靜靜的任由他抱著。

    “青冉。”昏迷了近兩日,夜傾辰的聲音微微帶著些暗啞,靜謐的夜里卻顯得格外性感。

    “嗯?”

    “待他日白首,我們一起死!”他沒辦法承受她離開他,那對他來講是這世間他唯一懼怕的事情。

    乍一聽夜傾辰這話,慕青冉一愣,隨即明白他心中所想,不覺眼底有些酸澀。

    “好!”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他昏迷了許久,方是醒來,慕青冉本想倒杯茶給他,卻是在起身的時候一頓,夜傾辰見此,卻是瞬間注意。

    “怎么了?”

    “坐的時間久了些,腿有些麻,不礙事的。”見他如今這般草木皆兵,慕青冉的眼中微微有些不舍。

    見狀,夜傾辰卻是一把將她抱上了床榻,說什么也不讓她再去操持什么。他的手撫過她蒼白的臉頰,見她眼底都有些發黑,他翻身將她摟抱在懷里,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前,“強迫”她趕快入睡。

    半晌,就在夜傾辰以為她睡著了的時候,慕青冉的聲音柔柔的傳來,“夜傾辰,以后不要再這樣了,我會害怕!”

    害怕你就這樣消失在我的生命中,在我還沒有來得及給你我所有的一切。

    從嫁進王府開始,她一直被他捧在手心上,細心呵護,仔細對待,她并非鐵石心腸之人,自然會漸漸為他所感。只是,她心中有忘卻不了的牽掛,總想著歸隱山林,可是自從上次與他在地宮回來之后,她便已經做了選擇。一旦放開的心扉,感情便會不受控制的肆意而出,外人不熟知的夜傾辰,會偶爾讓她心疼,讓她不知所措,也會讓她滿心歡喜。現在,這樣的他,甚至為她豁出了性命,讓她如何能不心動,不心悅于他!

    害怕失去他嗎?!

    聞言,夜傾辰卻并未像以往一般,滿心歡喜。若然她知道自己曾經說了什么,不知還會不會說著這樣的話。

    “青冉,我在趕回來的路上,曾給墨刈下過一道命令”說話的時候,夜傾辰的手緊緊的抱著慕青冉,他甚至不敢去看她的表情,“若是我死了,便讓他一劍殺了你!”

    他已經擁有了她,就絕不想失去,即便是死他也要她陪著他。黃泉碧落,生死相隨!

    這樣的他,她還會害怕失去嗎?

    “三生石,往生淚,彼岸花開雙淚垂奈何橋,今何處,六道輪回尋朝暮”他的心意,她如何不明白,既然明白,她怎么舍得辜負!

    夜傾辰不知道該怎樣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似乎從青冉答應與他一起之后,她就不斷的在給他驚喜,好像不管夜傾辰是多么的為人懼怕,多么的劣跡斑斑,她都是喜歡的!

    “夜傾辰,我是青冉!”你一個人的慕青冉!

    他緊緊的環抱著她,閉著雙目,只覺得胸膛之中滿是暖流劃過,漸漸融化他滿心冰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众麻将玩法 黑龙江p62历史开奖结果 回农村干点啥能赚钱 老时时彩微信群 广西11选5走势图开奖 一波中特最准的网站 彩票投注技巧方法 手机上赚钱的买卖 北京赛车pk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昨天 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