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麻将玩法|大众麻将胡牌
首頁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章節目錄 第二章 看望

章節目錄 第二章 看望

    一夜睡到天麻麻亮的時候,余穎醒過來,神了個懶腰,一看時間已經不早,就趕緊給楠楠做好了早餐。

    吃過早餐后,就送小朋友上幼兒園。

    回來后,余穎就挽起袖子,打算處理原主留下的廢品。

    有些是還有些回收價值的廢品,那么趕緊賣出去。

    之所以會這樣,是原主一向是積攢一部分,再拿去一起買。

    為了每一斤多掙一分錢,原主甚至會多走一段路,去那個出錢高一點點的地方。

    唉!

    原主活得很苦。

    看看這么多的廢品,余穎微微皺眉。

    太多了。

    怎么辦?難道自己一個人整理出來?

    這是真的這么做,只怕這個身體受不了,會腰間盤突出的。

    這可不行,這具身體還要用不短的時間,甚至已經有了腰間盤突出的前兆。

    那么要是在這樣下去,豈不是要腰痛個沒完?

    看樣子要請求外援。

    當然,可以出錢讓人把這里清理掉,但這些廢品都賣了,也沒有太多的錢財。

    要是再花錢,只怕委托人該心疼死。

    余穎自然不會請人處理,那么最后就只有讓阿一出來當主力。

    先觀察了一下,周圍沒有什么監視的東西,然后她就讓阿一出來幫忙整理。

    不然,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有了阿一的幫助,清理的速度很快。

    該分類的買的,都分類好。

    該扔掉的,也都專門分揀出來。

    令余穎驚喜萬分的是,從原主留下的廢品中,竟然還找到了古董。

    喵喵的。

    典型的空有寶山,而不自知。

    不過那些古董又臟又不怎么起眼,看上去一點也不值錢,才沒有被賣出去。

    原主又舍不得扔,就留下。

    那么整理出來后,余穎自然有了自己的打算

    有了這些古董,余穎打算自己找時間賣點古董,弄點啟動資金來。

    這樣做時,余穎是一點也沒有什么心理負擔的。

    對于古董什么的,原主就沒有認出來。

    要是以后,沒準就被別人撿漏弄走。

    也換不了幾個錢。

    但余穎不一樣,她認識。

    換的錢要絕對比原主高得多。

    這幾件東西有好點,也有比較一般的。

    當然,古董里最好的東西留著,給楠楠作為傳家寶。

    就這樣,阿一也足足花了兩天的時間,才把那些廢品整理好。

    然后,余穎就聯系好了人,讓那個專門收廢品的人開著車上門服務,把廢品統統處理掉。

    把廢品全部處理掉后,也算是掙了一筆錢。

    廢品處理干凈后,家里還是比較臟的,余穎讓阿一用清潔符,把整個家里都打掃一遍。

    等打掃完畢后,一眼看去,還是那幾間房子,但明顯是寬敞明亮了很多。

    楠楠回來的時候,吃驚非小。

    想不到外婆把那些東西都清除干凈,還給她做了好吃的。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看著,想起來外婆曾經說過那些東西有用,難道現在沒有用了?

    于是她問:“外婆,你為什么把那些東西都賣了?”

    “楠楠,你喜歡那些東西?”

    “不!”小姑娘仰著頭,搖晃著小腦袋。

    其實小姑娘心里是很高興,外婆把那些東西弄掉。

    那些東西堆在院子里,堆在房間里,容易招蟲子和老鼠。

    而且有不舒服的味道傳出來,那些東西都是廢品,難免在陰雨的天氣有什么會霉變。

    味道肯定不好聞,那么小姑娘是不怎么喜歡的。

    但她也知道家里沒有錢,外婆要養活她,要很辛苦的在外面奔波。

    她是小孩子,不能幫外婆干活,但絕對不可以拖累自己外婆。

    現在的楠楠,還不知道外婆是什么打算,但看著余穎和藹的目光,她就放下心來。

    這世上,外婆不會害她的。

    “咱們先吃飯,楠楠餓了吧?”

    “嗯!我餓了。”

    兩個人坐下吃飯,楠楠的食欲很好。

    等吃完飯,余穎在洗碗時,問了一下楠楠在幼兒園的情況,這是一定要做的。

    在這時候起,幼兒們就開始他們的社會交際。

    他們之間也會有些小矛盾。

    而楠楠大小的孩子,開始為上小學做準備。

    另外,余穎想要從現在開始,做一個開明的家長,做孩子身后的智囊與指導者。

    等孩子大了,才會讓孩子敞開心扉,和家長保持緊密的關系。

    不然,錯過這一步。

    即使是家人,也會格格不入。

    他們并不相互理解,自然是彼此看不慣。

    其實,最好是家長就不單單是孩子的長輩,更應該是孩子最忠實的朋友。

    這都需要技巧和習慣。

    就像是此刻,余穎是以鼓勵的目光看著楠楠。

    其實,楠楠的性格很不錯。

    只是,原主已經是盡力給予孩子愛,但那個力量還是太微薄。

    所以,孩子才會那么乖巧懂事。

    不敢惹事,是知道沒有人會多憐惜她。

    這個性格很好,但要是過于懂事,吃虧的人往往是楠楠。

    所以,孩子必須學會拒絕。

    談了一陣,余穎就發現楠楠這個孩子屬于智力很正常的孩子,但不屬于那種高智商的人。

    對此,余穎沒有多想。

    只要孩子的三觀好,能養活自己就好。

    等洗碗后,余穎說:“楠楠,你就要快上小學,那么外婆就想了一下,光靠撿廢品掙錢,不怎么夠,所以外婆就把那些都處理掉。”

    “不過,你放心,我會掙到錢,不會讓楠楠失學的。”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

    楠楠應該快要到上學的時候,將來說不定會認識新的同學。

    要是別人說起來,只怕會有孩子拿家里全是垃圾這件事,來孤立楠楠。

    就是現在,有個別鄰居,也是不怎么太尊重楠楠一家。

    不就是嫌棄原主所做的事情。

    既然余穎接手原主的人生,有能力改變,自然要為原主唯一的親人打算,楠楠應該是快快樂樂地長大。

    而不是被人指指點點地長大。

    當然,余穎并沒有瞧不起原主。

    她一直本本分分地活著,一分錢一分錢地積攢著錢。

    這一點,很不錯。

    只是,她是一個依靠微薄退休金生活的老太太,沒有太多的門路掙錢。

    為了自己的外孫女,一把年紀還去撿廢品。

    到了最后,還想著給外孫女找一個能養大她的人。

    可以說,她一個值得尊敬的長輩。

    而余穎很明白原主的心情,在遭遇車禍知道自己死了時,她是抓狂的。

    那時,要是有人能替她照顧兒子和堂弟長大,她也會像原主一樣,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奉上。

    正是這樣,余穎是打算帶好楠楠。

    當然,也要保護好這個身體,等著楠楠長大還要不少時間。

    所以,這個身份需要補充營養。

    楠楠同樣也需要,小時候營養好的話,孩子的智商會更好。

    余穎整理完家里,又修養了幾天,身體上的傷全部好了,而且氣色好了不少。

    終于有一天,余穎特意帶著一些自己做的點心,去看謝林。

    她要替原主,還有她表示感謝。

    因為謝林的緣故,她少吃了不少苦頭。

    謝林家應該也是自家的房子,和原主家一樣,屬于城市的偏僻地方。

    隨著城市的發展,很多地方漸漸變得繁華起來。

    但他們那里,還是屬于那種城鄉結合部。

    也許再過一段時間,城市規劃上就會讓他們這些人家搬遷。

    余穎感覺楠楠將來的日子,不會太難過,說不定會是個拆二代。

    算起來,和謝家離開的不算遠。

    余穎是安步當車找到了那里,一看吃了一驚。

    謝林家的家門口,竟然被人潑上一些垃圾,有些臭烘烘的,還有不少垃圾堆在大門口。

    還有人在門上用紅漆寫著兩個字:‘壞蛋’

    自己找錯了?

    看門牌號就是啊!

    這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被糞水潑!

    余穎想了一下,謝林那個人一看就感覺人很好。

    原主就是一個又窮又老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別人算計,打死狗救人,絕對是那個人的本意。

    “唉,你找誰?”

    看到余穎帶著東西,又不認識,自然有人問。

    “我找謝林,要謝謝他,這是怎么一回事?”余穎說。

    說話的時候,她指著一片狼藉的地方。

    “謝林?你怎么認識的他?”

    問話的人打量著余穎,看到這個人穿的是十年前的衣服,一看經濟情況就不好。

    另外,腦門上還有一個疤。

    應該是前不久摔著的,另外就是余穎這個身體年紀不小,應該不會是謝林的姘頭。

    “他救了我,我來謝謝他”余穎說。

    “唉!謝林倒霉了。”

    跟著,那人說出自己知道的事情。

    余穎才知道謝林因為打死了一條狗,于是被人報復。

    “什么?就是打死一條狗,就要被人說是惡人嗎?”余穎問。

    她這一問,其他人的神情上有些猶豫,他們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要說被人diss的謝林,平常為人還不錯的,對大家的事情也是能幫就幫。

    很多人都是很有好感的。

    但就在前天晚上,有人潑臟東西時,順手貼了一個大字報,上面寫著:狗是人類的朋友,為什么能打死人類的朋友?所以,謝家必須滾出這里。

    當余穎聽說前因后果后,只有一個詞:mpp

    而此刻這附近很閑的人,正好看熱鬧。

    現在來個外人,于是都開始七嘴八舌聊起來。

    余穎算是知道了不少事情。

    救了原主的謝林正好出差,所以無法解釋。

    而想要搞報復的人,一看沒有解釋,就更加肆無忌憚。

    其他人搞不清,也就袖手旁觀。

    他家里只剩下妻子和孩子,昨天就不得不住到娘家去了。

    結果,現在有人就把垃圾都扔到謝家。

    余穎聽后,趕緊說:“大家聽我說一下,今天我來就是給謝林同志送禮來的,感謝他把我從狗嘴里救下來。”

    “啥?”

    “你說的是,從狗嘴里救下來?”

    那些老頭、老太太都七嘴八舌地問。

    “是的,我那天在撿廢品的時候,遇到一只狗,它朝著我撲過來。”

    余穎回想了一下原主的記憶,那條狗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追著原主不放,一心想要咬原主。

    “當時我只能是跑,狗一直在后面追,后來狗越追越近,我慌不擇路就摔進溝里去。”

    “看,這腦門上,還被磕傷。”

    她一指自己腦門上的傷疤,同時心說:那只死狗就應該打死,一條人命就這樣沒了。

    當然這話,余穎不能說。

    “辛虧遇到好心人謝林出手打死狗,不然要是狗也跳下去,那么我的命也差不多保不住。”

    “哎呀,你也夠倒霉的,還好,人沒有事。”

    “原來是這樣的,我早就說過謝林那個孩子還真不錯。”

    “這種狗就應該打死,留著接著咬人?”

    “就是。”

    “是誰這樣缺德?亂說話。”

    那些老頭老太太站在那里,嘀嘀咕咕的。

    余穎聽了之后,松了一口氣。

    然后她看了一下情況,就報案,這種往人家潑垃圾的行為,屬于違法行為。

    她覺得別人做了好事,還倒霉,這不對。

    很快就有派出所的人,到了現場,余穎就把前因后果說出來。

    然后說:“同志,是我來晚了,讓謝林同志受到了委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當時受傷,要修養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那個警員記錄下來。

    跟著余穎問:“同志,既然已經記錄在案,那么我不知道能不能把這里的外觀打掃一下?就是因為我的關系,才讓謝林同志一家受委屈了。”

    原本干凈的墻皮,都變得臟了不說,還臭烘烘的。

    “可以。”警員說。

    “那么好,同志,你去忙你的事,我自己打掃就好。”

    然后余穎就和這附近的鄰居,借了一些水。

    開始挽袖子,把弄得又臟又惡心的東西都清洗干凈。

    她是怎么也沒有想到,在家里休養了幾天,有那種自喻正義的人,就干出這種事來。

    此刻的她有些慶幸的,幸虧此刻的網絡還不太發達。

    要是后世,謝林直接就被人肉出來,然后就會接到那種詛咒一家人早死的短信。

    搞不好,會鬧出人命的。

    那些老人家一看,都嘖嘖稱奇,他們是想著來幫忙的。

    但余穎可不敢讓他們動手,就讓他們坐在一旁看著就好,然后她把謝林家外面的臟東西,都能清理的都清理干凈。

    正在打掃的時候,有人到了謝林家附近,她手里提著一包垃圾就要往謝林家扔。

    余穎一看,就說:“哎,你這人是怎么一回事?這是住戶,不是垃圾場,想要到倒垃圾,去那邊。”

    結果那人上下打量一下余穎,撇著嘴說:“想不到人渣也有朋友。”

    “你什么意思?”余穎問。

    “什么意思?就是說你也......”

    那人的話說到這里,就停下來。

    因為她看見余穎那一雙平靜的眼睛,正在注視著她。

    那一張布滿了風霜的臉,讓想要口出惡言的她,一下子閉嘴。

    因為不知道為什么,在和余穎目光相遇后,她有些慫,那位眼神里帶著一種看透世情的明澈,有種說不出的意味。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众麻将玩法 青海快三走势图软件 哈尔滨体育彩票官网下载 足彩胜负彩开奖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快乐12基本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pk10开奖直播也可以玩投注吗 合一亚洲群 国际股票涨跌颜色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360 足彩半全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