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麻将玩法|大众麻将胡牌
首頁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章 訴說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章 訴說

    。

    “原本我是不知道的,畢竟母親去世的早,父親也因為出意外的原因,走的實在是匆忙,沒有來得及說什么,所以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余穎雙手攤說道。

    趙王無語,也是,那時候的表妹才十歲多點,的確有可能不知道。

    這所有的事情,原主的確是直蒙在鼓里,直以為自己就是個無親無故的小孤女,所以就是受到冷待,也不得不忍耐,就是怕自己被趕走。

    想到這里,余穎眼睛里出現了點點的淚光,這是為那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原主流下的淚水。

    “那么你是后來怎么知道的?”趙王問,這時候的他是有些好奇的,因為既然不是長輩告訴的,那么眼前的少女是怎么知道的?

    就見余穎笑著,用手指點點自己的頭腦,示意自己會思考。

    然后余穎淡淡地說:“父親雖然什么都沒有來得及說,但是家里的東西還在,個小鎮上的人怎么可能擁有哪些東西?所以看就感覺奇怪。”

    趙王愣了下,然后想起來那支鳳釵,的確不應該是普通人家應該有的。

    “另外當初父親在訂婚的時候,把那塊喜上眉梢的玉佩送給劉家,解除婚約的時候,沒有拿回來。結果那塊玉佩就被那個女人,給賣了,落到了皇帝手里。”余穎接著說道。

    聽到這里的時候,趙王點點頭,這件事他也知道,而且正好和以前他們查的切,對應起來,真好解釋了下,為什么玉佩到了皇帝手里?

    “于是皇帝就派人查到小鎮,想要抓我。然后我就跟著那些人,到了京城。”余穎說。

    “等見到皇帝之后,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世,當然這之前我就有所懷疑,畢竟這九尾鳳釵不是般人能夠擁有的,我猜出來任家是皇家有什么關系。”余穎很平靜地說。

    而趙王這時候實在是不知道說什么好,因為表妹猜得對極了,而最讓他吃驚的是,這位的心態太過平靜,就仿佛她身上的皇家血脈很平常。

    也不知道是誰教育出來的,最終趙王問道:“那么表妹是誰教導出來的。”

    “小妹小的時候,遇到了師父,說是與我有緣,師父自稱是驪山圣母。”余穎說道。

    到了這時候,余穎決定再捏造位師父出來,不然余穎身上的本事是怎么來的?難道能說她是另個世界的人?

    那么等著余穎的,絕對是火刑柱之類的東西。

    “驪山圣母?”趙王實在是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名,于是在口中重復了遍,同時看來眼文先生。

    在旁的文先生搖搖頭,示意他也沒有聽說這個名字。

    后來過了很久,人們在驪山最險峻的地方,發現了座洞府,于是人們紛紛傳說,那就是驪山圣母的洞府。

    其實那是余穎為了圓自己說下的謊言,特意修建的。

    當然這個造假行動,沒有人知道。

    而這時候的余穎正在為自己解釋,要知道她早就假造好了洞府,這是神靈大陸時新學的技能,如何建造座山洞!

    就聽余穎道:“師父這人向是隱世而居,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機緣巧合,也許就沒有人知道。”

    趙王河文先生四目相對,決定找機會查查這個驪山圣母,不過這位表姑娘的經歷太有傳奇性。

    “那么表妹為什么不在知道消息之后,就來找我們?”趙王猶豫了下,最終決定問出心里的問題。

    要知道這位表妹和他們趙王府的感情,應該是沒有多少。

    這點,趙王心中有數。

    其實這些年來,要不是父王直在追查表妹的行蹤,說不定別的人早就放棄了追索的想法。

    事實上,新的趙王在心里已經不抱什么希望,甚至以為表妹是早早就死了,卻想不到這位活得很好,甚至是自力更生建立起城池。

    這就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如果表妹就是個平常女子,按照女人正常的程序:先是訂婚,然后出嫁,最后生孩子,那還罷了。

    但是這位表妹明顯不是,竟然比普通的男人還厲害,其實趙王感覺這位女人,甚至不見得比他弱。

    如果能夠建立起來彼此之間的信任,那就好了。

    “主要是我知道件事,我要是早就過來的話,那么舅舅就定會讓我嫁人,而我對這不感興趣。”余穎也沒有藏著掖著,說出心里話。

    “可是女人不就是應該嫁人嘛!”趙王失聲道。

    男婚女嫁是理所當然,合著這位表妹,就是因為這個,寧可在外面待著,也不愿意來趙王府,想到這里,趙王有些哭笑不得。

    “誰說女人定要嫁人?”余穎揚起頭來,說道。

    這時候的趙王和文先生彼此相望,都是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而余穎卻沒有打算在隱藏下去自己的想法,說道:“王爺也應該知道我的遭遇,女人嫁人就如同第二次投胎,個不小心就是萬劫不復。我不愿意再因為婚姻之事,受次別人的拿捏。”

    說到這里,余穎的眼圈紅,然后取出塊手帕往眼睛上擦了把,然后道:“我父對劉家是恩重如山,卻得來是別人唾棄。從那刻起,我就對婚姻沒有任何期待。”

    這下子,趙王和文先生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么好!

    “表妹,那是姑姑、姑父都不在,你沒有娘家人撐腰,現在你有我們,那里怕什么?”趙王說道。

    在趙王看來,表妹有了趙王府撐腰,誰敢對表妹不敬?

    實在不行,趙王心說:自己手下有不少人,都是乖乖聽話的,要是娶表妹回去,絕對是當菩薩樣供著。

    說起來除了表妹年紀略大點,其他都很不錯,長得漂亮不說,氣質還好,而且能干。

    當然也太能干了點,這點般男人夯不住,事實上趙王都感覺自己搞不定這個表妹,那么別的男人......想到這里,趙王想不下去。

    “不要,我想過了,要靠自己的生證明件事:那就是,女人也可以做好很多男人做的事。”余穎說道。

    現在的余穎,是沒有結婚的想法,因為不會愛,所以還是做個單身貴族就好。

    聽到余穎的豪言壯語,趙王有些懵了,合著這位表妹是打定主意,就是不嫁人,這時候的他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只是感覺有些頭疼。

    這個表妹怎么和平常的女人不樣?不過趙王轉念想,畢竟父王剛剛下葬,婚嫁之事不宜提起,所以趙王打算過段時間再說。

    只是趙王想不到的是,就在這位表妹臨走的時候,又扔下顆雷。

    余穎對特意來送別的文先生說了句:“文先生,今天的冬天很有可能會很冷,你還是讓王爺他,多做好準備吧。”

    扔下這句話,余穎她就帶著人走了。

    “文先生,她真的是這樣說的?”趙王有些疑惑地問道。

    同時趙王的大腦已經開始飛速地運轉,心里盤算著,要是表妹的話是真的話,那就要早做準備。

    如果天氣真的變得很冷的話,那么他們御寒工作就要早做準備,另外還有件重要的事情,要預防異族人過了寒冷的冬天之后,準備南下大肆搶劫。

    要知道異族人是以游牧為生,旦碰到天氣變冷,嚴寒就會造成牲畜大量死亡,于是那些異族人,就會來劫掠受災情況好點的,以種植為生的人,來彌補自己的損失。

    災難就被轉嫁出去,常常如此。

    要是這個表妹說的是真的,那么這個表妹好生了得,以后要和表妹保持好聯系。

    事實證明,余穎的推算是很準的,這年的冬天果然寒冷,不過因為趙王早做準備的緣故,整個趙王治下,都過得還是很不錯的。

    而且這位表妹還弄出不少東西,比如羽絨服既可以保暖,也可以用來賣錢。

    而異族人的羊毛什么的,可以用來紡成線,做成毛衣。

    就這樣,異族人也找到自己活下去的路,不僅僅是靠肉食、皮毛,可以說漸漸有愿意安定下來的異族人,他們終于開始了定居生活。

    后來定居下來的異族人,就開始了引進語言、文字、律法等等。

    看到這種變化,連趙王都有些愕然,怎么會這樣?但是在趙王看來是好事,最起碼定居之后,旦那些異族人習慣了定居生活,那么就不會隨便搬遷。

    而異族人之所以難打,就是因為他們直是流動的,在茫茫大草原里很難找。

    后來趙王又問過幾次,看出來這位表妹,是鐵了心是不打算結婚后,心里不知道是失望還是高興。

    要是這位表妹結婚的話,只怕精力會放在家里,不會出來謀劃,這樣子就對他的大業是有損失的。表妹不想出嫁,倒是便宜了他,這點趙王是有些高興。

    可是趙王同時覺得對不起表妹,因為將來她的香火祭祀上,就沒有人照料。

    其實對于死后祭祀的問題,余穎倒是不太在意,在她看來誰能知道自己的子孫后代,能不能傳承下去?人還是要在自己活著的時候,好好地活著就行。

    就這樣,趙王地盤就在漸漸擴大了,而且有了更多的馬匹,戰斗力大增。

    對于這些變化,皇帝是有定察覺的,但是他也不年輕了,已經無力再和趙王計較什么。

    更因為此刻的朝廷也不安定,皇帝的成年皇子都在爭斗,臣子們也各自有自己的打算,皇帝不得不把精力放在那上面。

    在皇帝看來,只要趙王不造反,盡可隨意。

    當然那些皇子們也都想著拉攏趙王,想要取得他的助力。

    不過這位趙王明顯被前任趙王狡猾,什么都不答應。

    就是這樣,也沒有人敢得罪趙王,要知道就是爭取不到趙王的助力,也不能得罪趙王。

    不過皇子們心里都不怎么痛快,個個都在心里發誓:等到他們登上大位的時候,再來找趙王府算賬也不遲。

    對于皇子的打算,趙王心里有數,反正原本趙王系,就現在的皇帝關系不怎么好,何必定要保持種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假象?

    說起來,趙王脈和皇帝脈,的確是同個祖宗出來的,都是宣宗的兒子,但因為宣宗皇帝做的事情,做的特別不怎么地道。

    甚至堂堂國太子的死,就和稀泥樣地過去,查沒查都不知道。

    說起來這切,和現任皇帝的母家多多少少有些關系。趙王這系自然看不順眼皇帝,同樣皇帝也知道他們之間有著很多嫌隙。

    事實上連蜉蝣城余穎那邊,也有皇子想著聯絡下,只是他們都不太了解這位蜉蝣城主是什么來歷?只知道和趙王有親。

    至于到底有什么親,他們實在是摸不著頭腦,不過他們是知道這位蜉蝣城主,頗得趙王府系的信重,說不定可以讓這位給趙王吹吹風。

    但是皇子們很快就發現,這位城主基本不見外人,他們就是想要聯絡,也聯絡不上,這讓他們很是惱火,最主要的是他們派去的人,就沒有摸出點蜉蝣城的真材料。

    而余穎現在想的是,怎么把皇位給搶過來,自然不愿意和皇子們打什么交道。

    事實上那些京城里的皇族,個個都高高在上,以為平民百姓不過是螻蟻樣,輕輕捏就死了。

    那么余穎就想著,把那些高高在上的貴人們,拽下云端,讓他們也變成螻蟻,讓他們感覺下被人欺壓的感覺,那么原主的仇就全報了。

    當然余穎也知道,以她自己的實力,完全可以個個都宰掉他們,但是換種方式來懲罰他們更好,死有時候太便宜某些人。

    其實這所有的事情源頭,都在那個宣宗皇帝,也就是原主的外祖父。

    要不是宣宗皇帝他在女色上糊涂,怎么會讓衛太子死于非命?那么原主親娘也不會送到宮外,那么切悲劇都不會發生,所以余穎算定原主悲劇根源,源于這位老皇帝。

    既然當初,那個宣宗死活不讓文頤皇后的血脈后人登上皇帝寶座,那么余穎是反其道而行之,定幫著趙王系登上那個寶座。

    其實余穎看的出來,皇帝的那些兒子們個個都是野心勃勃,甚至因為爭奪大位的原因,那些皇子個個都是挖空心思給對手出招,出手很是狠辣,也有暴虐的,示人命為兒戲。

    甚至余穎知道還有人在接到蜉蝣城拒絕的回答后,準備等著當上皇帝那天,就找這些不識抬舉的人算賬。

    哈哈!這志向很遠大!

    既然這樣,也不要怪余穎出招,把那個刺頭的機密泄露出點。

    可以說,在余穎出手后,皇子們之間的爭斗更加殘酷。

    而余穎也感覺時間成熟了,要知道原本趙王府的實力就很強!

    不過就是不知道這位趙王表哥是什么想法?

    余穎想了下,就知道這位表兄不是那種肯認命的人,不然趙王府也不會緊抓著軍政大權不放。

    事實上,趙王府要是把兵權、政權上交,下場就是全滅。

    以余穎的想法,這位趙王不會認命。

    所以余穎心里有數,但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有數就成,《三國演義》里的楊修之所以會死,就是因為他太過聰明,卻不知道掩飾,引起上位者的忌諱。。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众麻将玩法 英超联赛利物浦vs曼城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查福建36选7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 体彩p3试机号对应码 倩女幽魂手游怎么样赚钱快 黑龙江快乐十分百宝彩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的 黑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26选5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