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麻将玩法|大众麻将胡牌
首頁 > 豪門盛寵:神秘老公晚上見 > 第720章 逃避不能解決問題

第720章 逃避不能解決問題

    “學長,事情都過去了那么多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取笑我了。看書閣wwΔw.『ksnhuge『ge”琳瑯笑了,反而大方地回應道。

    “你誤會了。我沒有特指當年的事。”許默應道。

    琳瑯怔了一下,頓時覺得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好吧,那我就當學長是在夸我了。”

    “你一向勇敢。”許默點了點頭附和到。

    琳瑯倒是沒有想到自己在學長的心目中是這樣的形象。那次表白,可以說是鼓足了她有生以來最大的勇氣了,因為太喜歡她了。當然那次表白沒有得到回應,也花完了她所有的勇氣了。

    “謝謝學長夸獎,不過真是過獎了。”

    “小許——”有人在叫許默。

    “好的,馬上來。”許默轉頭應道,然后問了琳瑯一句,“晚上有空嗎?請你吃飯,也為之前的事跟你賠禮道歉。”

    “之前什么事啊?”晴空不解地問道。

    “當年的事。”許默應道。

    “學長不是說不提那件事了嗎?”晴空頓時囧了。

    “那就純粹請你吃飯。”許默笑道。

    “好啊,那我客氣了。”琳瑯答應了。

    “不用客氣,我先去忙了。”

    琳瑯點了點頭,學長走開后,琳瑯也繼續忙著手頭上的事情,她現在正在幫老人縫補一些衣服。

    自從來老人院當義工后,她學會了不少技能,包括縫補。

    “我說小許在追你吧!”

    一旁傳來了得意的聲音,琳瑯轉過頭去,就看到了那個精神矍鑠眼神銳利的老人。

    她現在跟老人混熟了,知道老人姓趙,她本來稱呼她為趙奶奶,但老人讓她叫趙老師,她也從善如流地改為稱呼趙老師。

    “趙老師誤會了,我已經結婚了。”琳瑯笑著應道。

    “結婚了?”趙老師有些意外。

    “是啊,結婚一年了。”琳瑯點了點頭。

    “你這么早結婚啊!”趙老師感嘆道。

    “算是比較早的。”琳瑯微笑著應道,繼續縫補著衣服。

    “你老公應該是疼你的。不然你不會還單純得跟個孩子一樣。”

    “趙老師,我像個孩子嗎?”琳瑯轉過頭去,認真地問道。

    “就是個孩子!”趙老師應道。

    “說明我年輕。”琳瑯得意到。

    “是很天真!”

    “……”琳瑯只能笑著,還不能反駁。

    “你看你就跟個孩子似的,遇到問題就只會逃避,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趙老師繼續教育到。

    琳瑯只能連連點頭,認可著,就怕自己不認可,回頭趙老師還會抓著她上一節思想政治課。

    最后,趙老師還不忘強調了一句,

    “記得,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好的,我不逃避。”琳瑯點頭應道。

    義工活動結束后,琳瑯上了學長的車,一起離開了老人院,因為晚上學長要請客。

    “你想吃什么?”

    “我如果說隨便的話,學長應該挺為難的。如果學長不反對的話,我們去吃西餐吧!”琳瑯推薦到。“至于去哪家餐廳吃,就由學長決定了。”

    范圍她來劃定,然后具體餐廳由學長選擇,這樣也就不用擔心不知道吃什么以及預算的問題了。

    最后,許默帶著琳瑯去了一家環境很好的西餐廳吃西餐。

    “我本來以為你會一直在醫院工作,沒想到你后來換了工作,是因為不喜歡原來的工作嗎?”吃飯的時候,許默問到。

    “那倒不是,我不管是以前做護理還是現在做行政,都已經做習慣了。一份工作做習慣了,就沒有什么喜歡不喜歡,好與不好的問題了。

    只是做護理,沒有辦法朝九晚五,而且經常加班,我父母覺得太辛苦了,還是希望我能換份工作。”琳瑯解釋到。

    “你還挺聽父母的話。”許默評價到。

    “是啊,我從小就是父母和老師眼里的乖寶寶,反而是現在讓他們覺得變叛逆了。”琳瑯笑道。

    “為什么?”

    “比較有自己的想法了唄!學長,不要一直說我了,我聽說你現在是大醫院的招牌外科醫生了,居然還有時間來老人院當義工,真是有心了。”琳瑯笑著應道。

    不想跟學長談太多關于自己的私事,畢竟她現在的身份還是赫連太太,她跟赫連蘭翊也還沒有正式離婚,提及太多并不合適。

    “再忙也有自己的空閑時間,何況一兩個月也才一次,時間擠擠還是有的。”

    “除了有時間,也要有這份心。老人院的老人都夸你呢!”

    “我怎么聽他們夸的都是你啊!”

    “他們在我面前夸你,在你面前夸我,并不沖突。”

    許默笑了,點了點頭。

    琳瑯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能夠像現在這樣,跟學長一起吃頓飯,閑話家常的。

    對于她來說,學長就好像神一般的存在,那次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表白之后,就再也沒有勇氣靠近了。沒想到現在放下了,反而有機會跟學長像朋友一樣,一起吃飯,閑聊的。

    “學長,你跟江黎結婚了嗎?”琳瑯到底也是忍不住跟著八卦一回。

    “江黎不是我女朋友。”許默怔了一下,然后抬起頭回應道。

    “啊?我一直以為江黎是你女朋友。”琳瑯也有一些意外。

    “可能是那次你們高中同學,我去接她,讓你誤會了。我們兩家長輩有交情,我是從小看著江黎長大的。

    那天正好在那附近,就順路過去接她。”許默解釋到。

    “原來是這樣,我以為你跟江黎是一對,那看來我真誤會了。”

    “那之前,我也不知道你跟江黎是高中同學。”

    “所以世界真小,兜兜轉轉,都是認識,或是有交集的。”琳瑯感慨到。

    “確實是。”許默點了點頭附和到。

    這時候琳瑯的手機響了,她跟許默道歉一句后,接起了電話,

    “琳瑯,你知道我以前常戴的那條條紋領帶放在哪里嗎?”赫連蘭翊在電話另一頭問道。

    “你有很多條條紋領帶,都收在左手邊衣柜第二格,你打開看看。”琳瑯回應道。

    “看到了,還有搭配的那件深灰色西裝——”

    “在左手邊衣柜里。”

    不管赫連蘭翊問什么,琳瑯很快就回答了,就好像她就站在更衣室前一般。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众麻将玩法 什么是股票指数账户 如何炒股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6507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黑马股票推荐11月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 股票手续费怎么算 股票分析大数据算法 某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炒股网